结婚生子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

2017-04-21 15:59| 发布者:admin| 查看: |

 
 
 
神童风波(二)长篇连载
       其实称我儿子是神童,也不是空穴来风,我也有些惊讶,我在心里也怡然自得,不该说话的年龄会叫爸妈,不该认拼音的年龄他认识,还能发出准确的声音,不该知道的知识他却能讲出来,他的超乎寻常让我也惊叹不已。这让我联想起从前,在我接到高考入学通知书的晚上,我父亲讲我家的祖坟边没有任何人栽种数苗,在离家从军前,却长出了一颗树,我的爷爷认为是我爸将来发达,泪别时说:就你们哥俩,你哥哥要留在身边,将来你大富大贵,回老家来接我们吧。父亲沉默不语,心想当兵就有生死,现在不能说早话,父亲纠结这棵树,说祖坟边上有树,肯定有一代人有一颗是树。我能考上大学,父亲把心中念想推断到我身上,但他没有直说。只是说老家这棵树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,老家的农民耕种歇息时,都要到这颗大树下取暖纳凉,因为这棵树背风挡雨遮阳护肤,不知道是谁迷信,还在大树叉子上挂了红布条,而后有人效仿,在大树上能勾着的地方都挂满了红布条,还有多个红布条被重物甩到了树尖,远远的看仿佛是红花树,又像一面红旗。当地乡政府村委会怕影响稳定,要砍倒此树,周围的几百口男女老幼闻听都来保护,里三层外三层地把大树围在中间,有的老者以死抗争,当地的乡村领导怕造成群体事件,影响和谐稳定的中央大政方针,和群众代表协商,朝拜大树可以,但不要影响春种秋收。我听了父亲讲后直笑。父亲说人活着不怕穷富,但要有个精神寄托,有个生出来活下去的勇气期盼,这样每天都活在希望中。
       我现在想想自己的孩子,他是不是那棵树啊。反正现实已经证明我不是,但还没有证明我的儿子不是,因为他太小啦。都说时间会证明一切,可现在我儿子的表现确实有些离奇,又无法解释这种现象,只能用“神童”来称呼,我也像一对赤裸暧昧的男女在半推半就中认可,跟着感觉走,虽然我知道任何事情有开始就有结束,这是自然法则。我从不相信什么神童神仙的,那都是夸大其词或者说子虚乌有,但我懂得人的智商有高低,这是合理存在的,我的儿子可能就是那种智商高的孩子,通俗点说是有天赋的那种。天赋,是老天赐予极少数人的,加上后天的努力,辉煌就充斥在整个的生命过程中光彩夺目。就像美女武则天,磨难是很小的一个方面,而当女皇是老天赋予她的使命,多少人加害阻止,而她却一往无前所向披靡,那个皇帝宝座在等她白净温暖的屁股。
      我和老婆的结合是在互相寻觅中等待,在不远千里的“一对一”中相会,就是为了这个儿子,这是生物学的唯一,也是上天的安排,你信不信都是如此,芸芸众生,为什么那一对男女结合还要有一个唯一的结晶,而不是另外,深究没有答案。我的智商从客观的自我评价不能说是最高的,但进入财经院校又学有所成也不能说低,儿子应该是生出于蓝而胜于蓝 ,低俗一点说骡子大于驴妈。当别人称呼我儿子“神童”时,我除了沾沾自喜外,更多的外延考虑是,我从东北来到T市,坚定不移要在这生活下去,又经过我和老婆互相的筛选,抱在一起,经过充分的准备,在准确的生理活动和准确的时间精卵的碰撞交汇,绵延在一起,实现理论和实践完美统一。用今年春晚孙涛的流行语说:我骄傲。
      只要两口子没有不孕不育的生理疾病,结婚生子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,但生出什么样的孩子可不是简单的事情,所以选择是一件深思熟虑的事情,大多数人选取配偶,都在自私的考虑自己的感受,生出来才知道,你的孩子个头长相智商肤色和别人的大相径庭,那是天赋,后悔也只能说命该如此,有很多家庭破败,不单纯是男女的作风问题,是孩子没有揪住大人的心,或者说没有生出一个满意的孩子,光图自己的一时之快,不负责任的顺其自然,这不是孩子的错。
       我儿子的“神童”称呼是在T市中心医院传出去的,确切地说是医院的医护人员和进入医院的群众传出去的,又进行了原子裂变似的扩散。本来我不想进这家医院,因为它是T市收费最高的,医疗条件好是一方面,关键是利欲熏心,说白了就是“心黑”的那种,在T市的十几家医院里,它心最黑,简直是个验钞机。而我的单位没有办保险,政府大呼小叫企业要给员工办保险,私企是我行我素,不愿意干走人,现在最不缺干活的,大学生研究生技工有的是,国家也号召流动,要不火车汽车飞机轮船哪有那么多人乱跑,仿佛是在为希望跑,可很多人都在乱跑,按着流行而带有诗意的说法叫“在路上”或“且行且珍惜“。我每一次做事都考虑成本问题,因为成本小了利润就大,这是我的职业操守,同时我也考虑收支问题,因为我的收入由企业决定,而企业的收入由市场决定,我是个求稳的人,不喜欢跳来跳去,即便想跳槽,可除了挤破头的公务员,哪有想给打工的人高薪的好人啊,这是现实。老婆上了牛劲,就生一个孩子,怎么也得进中心医院,她想说钱少是大人没本事,但我们的夫妻感情如胶似漆,从结婚到现在从没有说过伤心对方的话。我只是劝她别的医院也有很多生孩子的,人民医院收费就低,也很少有医患纠纷,很多人的孩子在那里出生,也没病没灾的,在我心里人民医院真的践行了毛主席的教导“为人民服务”。
      老婆最后拿出撒手锏,这也是岳母提前想到的,她就这一个宝贝女儿,还放心地交给了我。现在办点事都喜欢找熟人,其实熟人办事也收礼或要钱,这是常态,不意思意思好听点说就是不会来事,难听点说哪有办事白帮忙的,不懂规矩。都他妈钻钱眼里了。她有个远房的表姐在妇产科当护士,到底有多远,我不知道,反正老婆怀孕前没来往过,也许来往没带我。岳母带老婆产前查体时,据说找过她,还给护士表姐买过礼品给了红包,这就是现实的亲戚。干财经工作的人可能有点“娘们”气质,因为老婆开玩笑时这样说过我:心细周密在乎钱。经过老婆的晓之以情动之以理,我终于下定决心,不是说我有“娘们”气质吗?我当回爷们,看有熟人的中心医院的“心”到底有多黑! 
 
 

公司地址:南京市丰台区莲花池南里27号 电话:010-80285555    17301276666
六台宝典
—南京六台宝典暖通工程有限公司     客服QQ:690771111
  版权 © 2017手机自动报码开奖现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