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校有校规,我们必须遵守

2017-04-21 15:51| 发布者:admin| 查看: |

 
 
 
 
 
 
 
神童风波(四)长篇连载
        预产期越来越近已经倒计时,我带着老婆在楼下公园慢行,这样有利于我更好地作父亲。我的呵护让老婆似葵花向阳,安逸温馨。我经常在梦里抱着我的孩子玩耍,陪他唱歌,送他去学校,看他像棵小树。我仿佛心不在焉若无其事地问老婆:我这几天表现怎么样。老婆说一直不错啊。那你答应我的事该告诉我啊。你问的孩子性别。对。老婆说:我知道你的心思,老天满足了我们。真是太感谢你表姐啦。感谢她干啥,是你的精子“Y”起得作用。
        我一直在意孩子的性别和长相个头智商等,这是天赋,至于后天的努力是另外一回事,所以现在讲究优生优育。你生了一个优秀的孩子,就减少了很多培养的成本,这个世界很多好的生活都属于少数人,就像熊猫如果和家猫一样多,怎么能显示出熊猫的珍贵。老婆问:你希望孩子像谁。应该随咱俩的优点吧。但愿。我说你表姐长的的确漂亮,白净苗条个高,尤其水汪汪的眼睛让人清澈见底,又好像雾里看花,言谈举止的神韵不俗啊。你喜欢啊。我当然喜欢啊,男人哪有不喜欢迷人的美女的,对啦,你说表姐家在农村,怎么进了T市最好的医院啦?据说研究生没有一定的关系都进不去。老婆说表姐非常幸运,当然她也有不满意的地方,表姐夫文化不高,个头长相也很一般,人啊,不可能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。老婆给我讲了表姐的经历。
        表姐的父亲家庭成分是地主,文革时常常是村里批斗的对象,除了下地干活就大门不出,仿佛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最后远走他乡,到了南方一个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的地方,拜了一个老中医为师,学习看病抓药,表姐就是在外地出生的,肯定那个地方水土养人,表姐小时候就如花似玉落落大方,文革后期随魂牵梦绕念故土的父亲返乡,她父亲在村里开了个诊所,收入比种地强百倍。我迫不及待地问:你表姐怎么进的医院。老婆说表姐的父亲本来想让表姐跟着学习后接他班,表姐执意不肯,说在农村没出息,要到城市生活,考了个师范学校没去,父亲最后自费送表姐进了卫校学护理,这不就干了护士,一干十几年。 她这个级别能进全市最好的高门槛医院,肯定有贵人相助。老婆说那当然啦,这个社会没熟人不靠关系,办点事比登泰山都难。
       那年表姐在中心医院实习,卫校和中心医院有实习协议,里面也有经济利益在里面,比如护士白干活,卫校还要给中心医院交实习费,好听点叫培训费,据说卫校的校长和医院的副院长是大学同学,否则实习没门。很多卫校医学院都想搭讪,中心医院像看穷亲戚攀高枝一样不屑一顾。表姐实习了一个多月,机会来了。那次市卫生局的王局长带队,说是莅临指导工作,其实我感觉是坐办公室久了,屁股痒痒,也想作秀似的体察民情,医院的领导也是中国特色似的下级见了上级,察言观色恭候吹捧,屁颠屁颠的尾随,花拳绣腿似的跟着比比划划,王局长不时的专业性地点头微笑。 表姐正在病房给患者吊瓶换针,以王局长为首的一群人马轻手轻脚地走进。院长抢先说:这是王局长在百忙之中来我们院视察指导我们的工作,我们深受鼓舞,我们决心坚持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及科学发展观。王局长扭头看了一眼院长,表情有点不悦地说:不要这样恭维;挨不上,今天就是看看实际,有什么困难需要卫生局支持,我们回去都会研究解决。
         一个患者不知轻重地说:局长啊,就医难看病贵啊,像我们农民得不起病啊。王局长说:农村不有合作医疗吗?农民诚恳地说:忽悠人啊,那点钱打补丁都不够。表姐在一旁小声地说:领导都大谈关注民生,大谈改革,有本事先把看病难解决了,让人人都看得起病。王局长疑惑地看了表姐问:你是?护士长忐忑不安地走到局长跟前说:她叫张雅迪,是卫校来这实习的。王局长仔细的上下打量了表姐,仿佛在回答表姐,又好像告诉卧床的患者,一语双关地说:别着急,慢慢来;大环境一样啊,未来会越来越好。王局长说完有点尴尬地转身,到了门口又回头补充道:同志们好好养病,早日康复啊。
       表姐目送后心里有点害怕啦,自己是什么身份啊,竟多嘴多舌,当时哪来的勇气,自己都不知道,可能骨子里遗传了父辈的铿锵正义。过了几天医院通知表姐不用来实习必须回卫校。表姐到领导那追问什么原因。领导说实习需要轮班,很多同学都等着实习呢。表姐申辩实习期还没到啊。别管到没到这是组织安排。组织,在中国是一个泛名词,如果谈到组织,其实什么都是,又什么都不是的一个玩应,如果一个权力者想决定什么,又怕别人说权力私用或个人恩怨,都会说到组织决定,让你心知肚明又哑口无言。
       表姐欲哭无泪又恋恋不舍,心想这是因言获罪啊。回家和父亲说了来龙去脉,父亲说要是在文革,你将大祸临头,年轻人啊,不要玩世不恭感情用事,这个世界当官的都大谈公平正义,心系百姓,哪有啊!都把自己的亲属照顾好再说,大不了,你回诊所当护士。表姐思前想后仿佛豁然开朗,休息几天又返回到卫校。无巧不成书,这个卫生局的王局长又到卫校莅临指导工作,卫校是地方投资,生源来自全省,卫生局是顺理成章的上级组织。表姐又巧遇了50多岁的王局长,他除了肥头大耳,小眼眯缝,表情和语言还是有所平易近人,表姐忐忑不安又刮目相看,没有了那天在医院的官腔,还是一身正气的,王局长疑惑不解地问:我记得你叫张雅迪,怎么回来了,实习完啦。表姐回答没有,可能那天我在病房的说话让院领导不舒服吧,被打道回府了。王局长哈哈一笑说,那天你没说错什么啊,我抽空过问一下。表姐感到王局长今天语重心长耐人寻味,充满希望,清脆地说那就麻烦王局长过问一下,我就想实习到期,这样毕业也好总结,写论文也好言之有物。
      王局长问表姐老家在哪里多大啦家里几口人啊。表姐一一回答。王局长问有男朋友吗。表姐秀美的一笑,说:学校有校规,我们必须遵守,我的想法是学好专业,工作以后再考虑个人问题。王局长又问毕业有接受单位吗。表姐摇头。表姐感觉当官的王局长并不是官价十足令人生厌的人,可能在医院的场合需要装腔作势吧。王局长临走表扬表姐有志气,又重复了一句毛主席晚年钦点华国锋的话:别着急,慢慢来;如果相信你王叔,我给你介绍个合适的男朋友。 表姐中午回到宿舍想:如果真像王局长说的帮我一下多好,我家城里没亲戚,父亲给我攒了点就业的钱,可鬼推磨也得找到鬼的线索啊,现在花钱打水漂的事比比皆是;王局长是我的贵?不一定,人家可能就是见面客套话吧,我也真得别着急,慢慢来吧。
 
 
 

公司地址:南京市丰台区莲花池南里27号 电话:010-80285555    17301276666
六台宝典
—南京六台宝典暖通工程有限公司     客服QQ:690771111
  版权 © 2017手机自动报码开奖现场